当前位置:创业网 > 企业管理 > 企业运营 >

姚劲波:郁亮和王石的离开是一个双输的决定,创始人必须有绝对控制权

时间 : 2016-08-06 来源 : 创业网 编辑 : admin 阅读 :

6月26~28日,2016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天津举行,来自90多个国家的1700多位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领袖将齐聚中国天津,围绕“第四次工业革命:转型的力量”这一主题展开讨论。艾问创始人、小红裙主播艾诚受邀主持由艾问传媒、优酷财经和蜻蜓FM联合出品的《艾问达沃斯》,并对话58集团CEO姚劲波

以下为对话实录:

我们希望58是一站式的

艾诚:曾经我们知道58这个网站是中国最大的分类信息服务网站,现在应该不能说是一个网站了,必须是一个集团了对吗?

姚劲波:58同城下面有很多业务,我们和赶集网并到一起,我们收安居客、中华英才,最近又做了转转,所以业务太多了,我们只能用一个集团group来形容自己了。

艾诚:但是很奇怪在这个移动互联网创业的方向,大家都在不停的找细分领域、在分众,58却是一揽子都包,到底58会长成什么样呢?

姚劲波:58本身是一个分类信息平台,为什么叫分类信息呢,因为太多了。所以把信息分门别类,分地区。我们最近做的一些新的服务基于某一个vertical,比如说安居客是房产的,中华英才是招聘的,转转是二手商品的。我们一方面在集中,另外一方面也在往外放一些新的品类和新的产品出来。

艾诚:听上去固然让我们作为消费者是很欣喜的,包罗万象的一个服务平台。但与此同时,我感觉也是跟互联网的分众相违背的。

姚劲波:58优势恰恰是我们把很多的常规的服务汇集在一个品牌。当老百姓生活里有问题的时候,百分之百可以在58上面找到。现在我们一方面是巩固这个平台大而全的品牌定位。一方面我们杀出去在一些垂直领域一些新型服务上面占据好的位置。

艾诚:你心目中58最理想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姚劲波:我们希望58同城这个品牌是一个大而全的,给人印象是包罗万象的,五花八门的。有很多服务的,基本上一站式解决你很多很多服务内容。另外一方面我们希望在一些新型领域,新型模式上面我们占据几个比较好的位置,比如说转转的二手交易,瓜子二手车等等。有几个点,我们去占据几个新的点,同时把这个平台做得更好。

58想的太多?

艾诚:有没有人说可能58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想要的太多。

姚劲波:所有的平台企业,像我们这种平台企业在全世界不管是在日本、美国、欧洲都是这样。生活服务是低品牌,往往很多服务一年甚至几年才用一次,就是它支撑不了一个独立公司存在,这是为什么我们这么多年在平台进行上面反而把很多垂直领域的公司通过竞争把它们给收了,或者把它们挤出这个市场。

艾诚:而且现在58在给大众的感官上有两个变化,一个是logo变了,有人说这个logo变得没有个性,跟体育彩票的颜色很相似,还有58的名字变得。不叫同城了不叫58赶集了,就叫58集团了,这是什么意思呢?

姚劲波:我们这个logo用了10多年了,这个logo就是我自己带一个美工做的,在十几年前。

艾诚:你自己做的?

姚劲波:没有花钱,相当于是我自己做的。用了这么多年,我们觉得so far so good,到今天的话比如说我们不希望它那么突出网址,我们希望它给人的感觉是更轻松的,更偏于年轻人的,更接近年轻人的感觉的,所以我们很简单把58两个数字做了一个小小的变形,然后我们把我们并购的公司旗下的公司里面,各个品牌里面选了一个颜色,然后就形成了58的logo。

艾诚:在这个58赶集里面赶集的消失也意味着杨浩涌先生是彻底离开了58集团。

姚劲波:没有,我们即使叫58赶集也有问题。因为我们不止是有58同城和赶集网,下面还有安居客还有英才,还有58金融影业等等。所以说我们叫58集团反而更好的能够概括我们所有的业务网。

我有点羡慕杨浩涌

艾诚:有人说去年中国就应该叫并购元年,尤其58赶集的合并。但是大家都知道在创业的江湖这个丛林法则里面只能有一个老大,所以杨浩涌先生的离开,当然他现在做的这个瓜子网你怎么评价,他现在的职业走向。

姚劲波:瓜子做得很好,我甚至有点羡慕浩涌,一方面他把这边的事情都甩给我了,他离开的时候我公司有2万5千人在几十个城市,在很多业务里面,而且要面临着整合,实际上对我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但是他可以重新开始一个新的事业,我们把控股权给了浩涌,瓜子二手车我们不控股,我们只是一个股东而已,所以说我一定程度还是蛮羡慕他的。

为何中概股蜂拥而回私有化?

艾诚:58未来可能会有哪些新动作?一个是最近的大量的中概股回归中股,当时是以ADS6.7美元私有化,58会有这样的考虑吗?

姚劲波:我们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很多人问我,很多基金,很多国内的,我们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第一说,我们认为美国资本市场还是一个比较有效的市场,只要你做得好,你每个季度的季报,你的指导都会影响你的股价,它是一个有效的市场,不像中国市场可能完全是股市好的时候好,不好的时候所有公司不管好坏都下。所以我们第一方面希望在一个更有效的市场,而且随时可以融资,不用任何人资本。

艾诚:也就是说美国的资本市场比中国更有效。

姚劲波:虽然可能估值会低一点,现在中国市场,绝大部分时候会低一点。但是我们还是非常希望在一个更有效的市场待着。

艾诚:那你如何看待如此多的中概股蜂拥而回私有化。

姚劲波:我觉得好的公司都没回来吧。真正的有信心好的大的公司还是在美国的。

艾诚:为什么这么多都回来了。

姚劲波:我们处在一个边界点,中国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超过100亿美金的公司回来。到我们这个规模再回A股,回中国资本市场实际上难度是非常非常大的。我不想我的团队把过多的精力花在这个上面。如果我因为回A股或者是中国资本市场耽误半年,整个市场这半年会发生很多变化,你会耽误很多事情,我们希望把所有精力有花在业务上面。

艾诚:那如果说百亿以上的中概股的公司还没有私有化回来的话,回来的公司都有什么样的特点呢?

姚劲波:回来的公司可能它的业务和模式在美国投资者心目中可能不那么性感,或者说没那么容易看懂。可能在A股反而更好,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有的公司可能希望借这个回来的过程中完成一些管理层的变动和操作分差等等,我们在这两方面都没有需求。

郁亮和王石的离开是一个双输的决定

艾诚:那么宝能和华润以及王石管理团队之间的博弈在发生,现在很多定调已经出来了,万科已死,王石已走,您是连续三次创业,应该是一个在这个创业控制权和资本控制权博弈中的老手了,你看这个故事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态?

姚劲波:我跟郁亮和王石都是很好的朋友。如果他们离开这是一个双输的决定,对万科或者是团队都是一个双输的决定。王石、郁亮留下来了,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为什么是双输的决定?因为短期内通过资本的争夺,有可能会让股价更高,股民可能更高兴。有人争夺股权,你看现在争夺股权的话,股价可能是高的。但是如果是一个长期投入者,比如说是一个比较大的股东,更应该是关注的企业的长远价值。因为你不是说第二天把股票全卖了,你关注的是三年以后,五年以后万科还是不是那个很有精神,很有远见,很有一支队伍长期在经营的,有一支很优秀的队伍在经营的。所以我觉得就是说如果他们两个离开,可能万科往后看三年、五年可能不会像今天这么受尊重这么伟大,或者说这么在中国企业里面是一块丰碑。所以反过头来,我从几个月前看到这个事情开始,我就在想,幸亏我创办的企业,我在参与的企业中是主要的创始人,可能我的股份比例还比较高,并且在上市之前我们设置了A、B股的架构。比如说我的投票权是公开市场股东是VC的10倍,确保就是说一些重要的决定,有绝对的控制权。这也是我不愿意回到A股,不愿意回到中国市场的(原因)。

艾诚:你暗示回到A股可能会发生什么呢?

姚劲波:A股是不认这个双层股权架构的。香港市场也不认,就美国是认的。美国或者说纽交所是认这个架构的,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保护。未必是说我有这个权利,我要做一些公开市场股东不利的事情,或者对我有利的事情,而是说我会避免这些恶性事件的发生,没有比创始人或者说比我比郁亮比王石更了解各自的企业。其实也没有人比创始人更加去关心一个企业的长远价值或者长远的成功。公开的市场的股东往往只会看两三个季度,即使不是一个对冲基金,不是一个短期的基金。

艾诚:吴晓波说王石及其管理团队的出局是中国企业史上的悲剧,是愚昧使然。你怎么看?

姚劲波:一定程度上肯定是一个悲剧。但是没有人在违背规则,王石、郁亮也会遵循这个规则,即使出局的话。宝能也好华润也好也在利用规则,现代企业的规则。忠诚董事会的投票等等,肯定是一个悲剧。这个悲剧有可能说从一开始1988年万科创立的时候就在,如果这个时候通过改制,王石也好,郁亮也好成为公司的股东,如果在这个里面各种安排,能够一层一层的安排,这种情况是非常容易避免的。可能大家都觉得我这么重要,为企业做出这么大的贡献不会有问题。但是我们做企业,很多创业者有可能要做好一切安排,防止这种小概率或者是黑天鹅的事件发生。

艾诚:这种事情无独有偶,汽车之家的CEO秦致也是公开说了,因为平安控股,他也出局了。你的这个创业经第一次创立了异域网,第二次创立了学大教育也是送上市了,第三次现在是做58。你一定是无数次在这个风口做博弈,你做的那些对的或者是教训经验能否分享一下。

姚劲波:两种情况不合理。第一种就是管理层太小,管理层太小的话,这个企业极容易被带弯,或者说管理层没有主人翁的感觉,当遇到困难的时候坚持的动力就会不那么足,管理层持股太小。第二种就是太平均,两个创始人各自一半,或者说三个创始人各自三分之一这也是不好的,这是一个教训,一开始就要设计好这个股型结构。另外一点就是在企业最好的时候,比如说万科在10年、15年前,管理层非常重要,连股东也不得不听他表达意见的时候,不能因为自己很高尚就不去做一些面对未来的安排。

艾诚:不能因为理想而逃避现实。

姚劲波:比如说我们双层股权架构,58的双层股权架构就是在IPO之前的前几天做的,这是我的要求。其实你所有人在那个时候它的精力都不放在我到底A、B股上面,所以其他精力都是说这个企业能不能上市,任何事情为企业IPO让路,如果管理层提出来一个我要有A、B股,我要有更高的投票权,我相信这个时候没有什么人会反对,也就是你做得很好的时候,你已经在投资人心目中树立一个好的形象的时候。

二手交易平台现有的商业模式

艾诚:最近关于58的新闻都围绕在一个新词上的叫转转,好像是从58的一个二手频道上面转化来的,转什么呢?

姚劲波:我们把58赶集整个的二手频道完全切到一个完全移动的平台叫转转,是一个APP,这个APP就是让你很轻松的卖你的二手物品,同时买的人可以在线付款,而且中间有担保交易,而且它是完全基于你的朋友圈的社交关系,更加的信任。

艾诚:我问一个作为创业者比较关注的问题,二手的交易平台现有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怎么挣钱?

姚劲波:我们现在就是把用户量做起来。

艾诚:不挣钱?

姚劲波:这个产品我们三年完全免费,完全不收钱,因为不收钱的话可以让我们变得更专注。

艾诚:不收钱不是让你变专注,是让所有的中小创业者都没法进来。

姚劲波:确实是,如果是一个垂直类的或者是中小创业者进入这个领域生存机率不大。我们不收钱的话会让我们没有这个部门,没有做收费的体系的部门。我觉得这个阶段就是中国把闲置物品愿意发到网上把它卖掉,拍一下卖掉这种习惯可以培养起来,这是最最重要的事情,未来我相信有很多可以盈利的模式,但有可能是三年以后。

艾诚:转转的发布有一句危言耸听的一句话,觉得未来在中国互联网世界里面基本三年之内不太会有企业从交易环节挣钱,这句话对于很多的创业者是一个巨大的打击,除了像58这样的平台级可以玩不赚钱的生意的话,是要发出这个信号吗?

姚劲波:确实是,这一方面是说给用户听的,一方面也是说给我们自己听的。当我们把这个话撩在这里的时候,我们团队不会再去想我怎么挣钱,而是专注的把它放在怎么样把交易量把用户量做大。我觉得二手交易将来有可能在增值服务上面,金融或者说一些线下的一些服务可能有盈利的空间,但是交易本身我们已经把它定义为是一个完全免费的工艺服务。

艾诚:一句话来总结,如果创业死掉就死在没钱,如果创业任性的话那就是有钱。只有有钱才能任性对不对?

姚劲波:我们看到大的机会,所以我们愿意投比较大的精力来做这个服务,今天转转已经是购物类前五的APP了,艾诚你真的应该下载一个把你家里的东西都卖掉。



【版权与免责声明】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91cyl.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创业网,否则均来源于网络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热点信息

相关推荐

信息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