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业网 > 创业融资 > 公司估值 >

估值210亿,创业6年,为何“灿星”能鱼跃龙门?

时间 : 2017-12-19 来源 : 创业网 编辑 : admin 阅读 :

当时他跟浙江卫视签了对赌协议,被认为过于激进,但他在动员大会上疾呼,“《好声音》一定会成功,五个月后,我们将创造歌唱类综艺的历史,唯一的疑问只是多大的成功。”

每个行业都需要自己的造富故事,区别只在于谁第一个吃到螃蟹。

制造出《中国新歌声》、《中国好歌曲》等综艺节目的灿星制作,正在无限接近这一目标。根据今日最新消息,灿星制作宣布完成首轮融资,估值为210亿。消息同时宣布,灿星将于明年年初申报IPO,此轮融资将是灿星为上市所做的最后冲刺。

“我们想成为一个多元化的内容提供方。”灿星制作副总裁、宣传总监陆伟在采访中告诉《三声》(ID:tosansheng),这笔融资将用于多个业务板块开发,“目前来说已经初见雏形的一个就是超级网综,跟优酷合作的《这!就是街舞》我们会在明年的一季度会推出。音乐小镇是我们在文化地产方面的第一个尝试,最近也已经提上议事日程,这两块应该是最早启动的。”

灿星的估值并未超出行业预期。在2015年,因为增资方浙富控股的一纸公告,灿星年收入22.1亿、净利润7.2亿的营收数据被外界披露,彼时灿星估值为50亿元;2017年,经历《the voice of......》版权旁落、《金星秀》停播,灿星制作仍然收入稳定。《中国新歌声》第二季冠名费达到5亿,相比2015年仍然实现了同比接近70%的增长。

有人说,灿星上市基本没有悬念。问题在于:为什么是灿星?它在过去几年做对或做错了什么?假如冲刺IPO成功,这家公司要如何继续保持或提升核心竞争力?

过去几年,有关这家公司最直观的变化是灿星在发展道路上的一波三折。作为国内最大的民营综艺制作公司,自2011年迎来田明、金磊等制作团队,灿星制作推出过《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中国好歌曲》等音乐综艺类节目,并在国内推广了制播分离、海外模式本土化。在自有的内容版图中,灿星制作还拥有梦想强音这家音乐内容公司,旗下签约艺人120人。

但由于艺人规划始终不明朗,与唐德、talpa陷入漫长的版权诉讼,灿星也屡次被质疑发展模式原地踏步。

面对更高的估值和资本信赖,灿星需要拿出更具吸引力的新故事。更重要的是,中国综艺产业在长期的空白之后,也需要一个典型树立更规范的发展模板。“上市没有压力,对我们来说它是个加油站,给我们加油,让我们可以高速增长发展。”在2014年,灿星制作董事长田明曾对灿星的上市有这样的期望。

“《好声音》一定会成功”

灿星的创业故事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在前期,灿星主要是通过已有的资源对节目模式和形态进行盘活,以田明为首的创始团队曾在此期间发挥过重要作用。

2011年,田明离开SMG(上海文广),加入星空传媒,担任灿星制作总裁。当时灿星制作是星空华文传媒下属的子公司,专门为星空卫视、青海卫视等平台制作节目,市场反响平平。即使如此,离开体制对田明仍然充满诱惑。“如果我们出来干,即使到80岁,还可以继续做事业。可在原单位,到五十七八岁你就盖棺定论了。”根据后来《中国好声音》导演金磊向《GQ》回忆,当时的田明对体制外创业抱有很大信心。在田明的努力说服下,金磊和另外几名SMG的制片人、导演辞职加入灿星,成为灿星最早一批的制作团队。

由这群人在次年推出的《中国好声音》很快打开了灿星的新局面。在当时,《中国好声音》之所以成功的前提条件,首先是广电系统一直处于改革要求,灿星符合制播分离的政策环境;其次是广电系团队对内容的强把控、与充分的市场自由度相结合,为灿星提供了较低的试错成本。

事实上,《中国好声音》能够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制作方法的成熟化:即在成功海外模式的基础上进行本土化,并一定程度上利用了制播分离的前提条件,将制作团队和内容的优势都发挥到最大。

如果没有2015年爆发的版权之争,《中国好声音》可能将作为灿星的常青树继续运营。田明也曾在之前的采访中提到《中国好声音》要做14季

在《中国好声音》的幕后故事中,曾经多次提到同一个细节:当时田明与浙江卫视签订了对赌协议,约定节目收视率破2,灿星分得利润大头;否则则要亏本。尽管被认为过于冒险,但田明还是决定按照这份协议执行,并在动员大会上强调,“《好声音》一定会成功,五个月之后我们将创造歌唱类综艺节目的历史,成功没有疑问,唯一的疑问只是多大的成功。”

其次是对内容的强控制。根据《GQ》2014年的报道,《中国好声音》在第一季时找寻选手时几乎采用了地毯式搜寻。选手平安一天之内接到了来自节目组的十几个电话;节目则经常剪片数量达到三盘以上,最多一次达到五盘,节目播出之前还在对结尾进行修改。

这些努力最终帮助《中国好声音》成为一档现象级节目。同时灿星也被业界公认为最成功的民营制作公司。在《中国好声音》次年的招商会上,《中国好声音》第二季独家冠名费用被以2亿竞得,此后几年还在连年上涨。

在音乐综艺和模式引进上尝到甜头的灿星此后则开始尝试依靠《中国好声音》形成自己的内容矩阵。除去成立梦想强音这家子公司孵化和培养《中国好声音》选拔出的音乐艺人,灿星还试图形成“华语音乐内容的门户”、“现场音乐内容提供商”和“数字音乐平台”。“(音乐)一定不是夕阳产业,而是朝阳产业,华语音乐未来必定大有作为。”田明曾经在接受《腾讯娱乐》采访时表示。在此布局下,灿星还制作了《中国好歌曲》、《蒙面歌王》和《中国之星》等音乐综艺。

“做原创”

现在来看,在早期依靠《中国好声音》取得成功后,灿星对音乐综艺形成了较强的路径依赖。多档音乐类综艺成为灿星最主要的内容布局。其次是灿星的营收数据也极度依靠《中国好声音》。即使在2015年爆发与talpa、唐德的版权冲突,田明仍在6月份接受《三声》(ID:tosansheng)采访时表态《中国好声音》带来的收入不会下降,并将继续占据当年灿星收入的重要部分。

事实上,在公司早期的创业过程中,风险与机遇并存,冒险成为创业者的必选项;但经过这一时期,并拥有相对成熟的产品和商业模式,公司决策将在一定程度上倾向于风险控制。这也使得当talpa发难之际,灿星一度没有还手之力,并最终与该版权失之交臂。

在此前提下,灿星不再强调版权引进,而开始将原创作为公司的生命线。

以旗下节目作为分界点,灿星的节目原创大概也分为两大阶段:在前期以《中国好歌曲》、《中国之星》为代表,后期则以《中国新歌声》为首将原创深化到各个项目。以《中国新歌声》为例,节目从名字到赛制上都进行了重新调整,包括战车的设定和导师分班。当时受版权影响,《中国新歌声》模式设计需要推倒重来,仅重新设计就花了4个月时间,但陆伟认为这项工作非常值得,“灿星再一次明确今后的发展方向:做原创,谨慎引进甚至干脆不引进,做原创就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同时根据陆伟介绍,过去一年,灿星已经与《美国偶像》评委西蒙·考威尔的电视娱乐公司Syco达成合作。双方于去年年底在伦敦签署合作协议,约定在未来三年完成一系列综艺节目模式的研发,并向海外进行节目模式出售。

尽管《中国新歌声》第一二季收视率都遭遇同比下滑,但灿星对原创的信心并没有缩减。在接受《三声》(ID:tosansheng)的采访中,陆伟提到灿星未来会针对年轻群体开发更多原创节目,包括明年即将推出的《这!就是街舞》和另外几档超级网综。“我们会走最大型的综艺真人秀节目,要么就做小投入大产出的真人秀、脱口秀节目。我们不太会去做那种就是居于中间的这种节目,就是投资也中量,影响也中量。”

而在灿星就原创开始转型之时,更多综艺团队以原创模式发端于互联网平台,分去了原有综艺观众的注意力。

其中米未传媒、笑果文化、银河酷娱、哇唧唧哇等制作公司,陆续凭借产品定位在业内站稳脚跟,并生成相对稳定的商业模式。相比以前toB的综艺形态,这群综艺制作者也因为更toC的产品形态受到用户和市场欢迎。以米未传媒的《奇葩说》为例,这档节目第四季总招商接近4亿,已经逼近《中国新歌声》这一季的招商额。

更重要的是,因为长期享有《中国好声音》的题材红利,灿星在过去几年里已经陆续缺席户外真人秀、网综等多个风口,竞争力相对弱化。针对这一问题,田明也曾经在采访中作出回应,“我们还会推出很多更新更好的项目,收入会更加多元,我们今年也会做自己的直播平台,也会做更新衍生的商业开发。其实它的想象力都是非常巨大的,包括原创的音乐网站,我们都在规划这些更大的产业项目。”

“比以前更强”

《这!就是街舞》将成为灿星在网综中的一次重要实践,不同于《中国好声音》时的大胆激进,这次灿星也选择了仅扮演内容提供商的合作模式

依照陆伟介绍,该笔融资也将被用于灿星的多板块业务开发。包括超级网综、模式研发、音乐小镇和影视投资等板块。其中超级网综已经有部分产品进入筹备阶段,比如与优酷、天猫出品联合出品的《这!就是街舞》。

从2014年就开始筹划的上市事宜,这次因为灿星公布融资而进一步明确。尽管如此,这家公司仍然面临着资本市场的又一次考验:如果没有下一档类似于《中国好声音》的现象级节目证明灿星的制作能力,现有的几档节目也难以支撑起市场对灿星更大的信心。

在灿星的规划中,明年第一季度即将上线的《这!就是街舞》将会为灿星打开网综的机会窗口。同时伴随原创策略进入正轨,灿星将真正成为一家“探索创新商业模式”的内容公司。《这!就是街舞》在很大程度上也将成为灿星对网综理解的一次真正实践。灿星将依靠这档节目进入网综领域。“我们目前也在非常虚心地学习成功的网络综艺节目的一些经验,比如说他们的一些内容表达的核心是什么?”陆伟在此前的采访中告诉《三声》(ID:tosansheng),“要学习互联网表达内容的东西,是什么吸引了年轻观众依附在这个平台上。”

整个过程包括与不同的综艺创作团队交流,同时也在和多个视频平台进行磋商,开展项目合作。根据陆伟介绍,明年至少会有三档超级网综在不同平台上线,同时灿星不会放弃在网综领域开发强内容,比如脱口秀。不过,这在很大程度上又是灿星战胜灿星的游戏——除了要推翻自己以前的方法论,《这!就是街舞》即将迎战《热血街舞团》,而后者的总导演车澈此前正隶属灿星麾下。

对于综艺市场来说,这个市场一直以来没有迎来足够强的造富神话。尽管综艺市场也从来不缺乏重量级玩家。灿星的估值再度证明了内容商业逻辑的合理性:保持有效的生产模式和质量可控的内容产品,商业回报和公司价值都可能超过心理预期。但在更强的竞争环境下,如何理解竞争、掌握与资本接触的节奏、业务创新,也同样是内容创业中商业的重要本质。

可以想象的是,在内容创业越来越大势所趋的今天,灿星启动IPO会要求其今后走得更为坚决。“这两年不管是和海外模式机构的合作也好,还是我们成立专门的研发部门也好,其实我们是希望我们的视野变得更宽更广,我不是说追时尚的潮流,而是希望能够尽早地发现下一个好的节目。”在此前,陆伟就在与《三声》(ID:tosansheng)的采访中强调,“现在来说,我们的创新能力是比以前更强的。”




【版权与免责声明】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91cyl.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创业网,否则均来源于网络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热点信息

相关推荐

信息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