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业网 > 创业故事 > 创业人物 >

市值全球第一的谷歌 创始人竟然这样

时间 : 2016-04-30 来源 : 创业网 编辑 : admin 阅读 :

  一夜之间,谷歌替代了苹果成了全球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但是不知你有没故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提到苹果我们能想起乔布斯,能谈论库克;提到Facebook我们能晓得扎克伯格;很多世界级科技公司的创始人我们都很熟悉。但你能说出谷歌的创始人是谁吗?具有一家体量如此巨大的公司,为何这创始人的形象在公众面前如此模糊?他又有哪些过人之处,能打造出这样一家全球巨头?今天我们就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低调的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
  讲到拉里佩奇的低调,有过这样一个故事。三年前,一个负责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核聚变项目的工程师无聊地在谷歌某间会议室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男人走到他面前,蹲下来跟他聊天。他们花了二十分钟聊可持续的巨变反应需求的时间、资金和技术等话题,讨论通过模拟太阳的能量来制造清洁能源的也许性。然后这个工程师意识到自身还不晓得对方的名字。咨询之后,对方通知他:我是拉里佩奇。到这一刻,这个工程师才意识到这个几乎半跪在自身面前的男人便是身价亿万的谷歌联合创始人。“他在报自身名字的时候,完全没有那种责怪我有眼不识泰山的样子。”工程师回忆道。
 
  除了像路人一样出如今自身的公司里。拉里佩奇又有更多与别人家CEO不一样的地方。例如说,他不情愿把时间花在跟公司的投资人在交流会上讲这讲那,也不喜欢站在聚光灯下介绍公司的新产品。甚至在2013年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在公司财报公布后的财务电话会议上浮现过。甚至在公司新品的发布会上,你也只好跟着有着丰盛狗仔技能的照相记者在远离人群的角落里,趁他想从门缝中偷偷离去时强行制造“偶遇”。
 
  佩奇尤其不喜欢接受媒体采访。一名苦追他两年多的《纽约时报》记者是这样吐槽的:到如今为止,我只“遇到”过佩奇三次,加起来不到五分钟。其中有一次这名记者在谷歌园区内跟高管聊得正欢,骑自行车经过的佩奇停下来跟他们打招呼,但听到记者的自我介绍今后,他“立刻骑车走开了”。隐遁于公众视线并不意味着他便是一名隐士。在各种机器人技术交流的会议以及TED演讲这类知识分享型的场合,佩奇显得异常活跃。你能看见他忙着跟各种人交流技术,为企业家或者创业者支招解难。
 
  硅谷的CEO们通常都是痴迷于各类技术的,但拉里佩奇跟大家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加入在技术上的精力远远超出了谷歌的核心业务范围,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了他的个人魅力。他渴望把谷歌带向更辽阔的疆域。于是他推动了Alphabet的浮现,通过把特别挣钱的谷歌广告业务和与无人车、太空旅行、智能城市等目前只烧钱不挣钱的业务拆分开来,他很好地平衡了自身丰盛的想象空间和上市公司盈利目标之间的关系。在去年他宣告重组谷歌的时候,他就跟他创始人小伙伴,也是他在斯坦福大学读博士时的同窗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说好了,要重新找人找技术,为谷歌(如今更称为Alphabet或许更精确一些)瘦身。这样一来,服装加盟拆分出来的新公司带头人们就会在自身的业务线上具有更多的自主权。
 
  想要了解拉里佩奇为何会为这些不挣钱的项目如此大动干戈也不难。你只须晓得他是怎样的一个好奇宝宝就能够了。一向以来,投资理财佩奇都对新奇的事物没有抵抗力。在密歇根大学读书时,他就鼓捣过太阳能汽车,音乐合成器,还建言学校建一条有轨电车。1995年到斯坦福念博士之后,又有了一系列罕见古怪的想法:能不能让汽车自身行驶起来?能不能用网络超链来让网络搜索更方便。虽然如今看来,这些都不是新奇事。但是那可是电脑都还没遍及的1995年啊!最终,在他的导师Terry Winograd的带领下,佩奇走上了搜索之路。也正是这样才有了后来的谷歌。
 
  他的好奇心之大,在谷歌、奥莱利传媒公司以及数码科学共同资助的约请制年度大会Sci Foo Camp上展现得最明明。每年,惟有遭到约请的人才能参加此大会。这种“非会议(unconference,议程由参加者推动、创立)”在很大程度上没有什么组织架构。开始时,每一位与会者,既有天文学家、心思学家、物理学家,也有其它领域的精英,把自身感兴致的事写在一张小卡片上,然后贴在同一面墙上。接下来,这些纸片就成了就科学伦理和人工智能等主题开展热烈讨论的基础。去年6月,在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谷歌园区举办的这种活动上,拉里佩奇并没有主持会议,也没有发表演讲,而是兴奋地穿梭于各位科学家之间,热烈讨论各种“不着边际”的话题。巴尔的摩太空望远镜科学钻研所助理天文学家乔什·皮克说,“我隐约约约记得,当时似乎是有个创始人模样的人在人群中来回穿梭。这类活动很少被外人所知,原由很简单:拉里佩奇这么不喜欢媒体的人,自然不会让新闻媒体来到会场破坏自身的好兴致。
 
  在谷歌,佩奇经常会抓着人问各种问题,他会问题包含:这个变压器怎样就业呢?它动力是怎样输进来的?这个的成本包含哪些部分?去年在财富全球论坛上,佩奇示意他特别喜欢跟着员工往公司的数据中心跑。他常常一人分饰企业家和商人两个角色,不停地思考,这里会有什么商机?另一个他经常思考的问题是,为什么不能把事情做得更大一些?很多从谷歌出来的直接与拉里共事过的人都这样来描述他的治理风格:首先是接受新的技术或者产品理念,然后聚集把它们尽也许多的推向不同领域。为什么新版的谷歌不能被用来预测未来生活中也许浮现的一切?为什么在已经具有能够直接采购全世界任何产品的状况下还要单开个账户去买个保险。
 
  但企业的成功意味着扩张,最近很多工程师都离去谷歌转投新兴的对手阵营,例如他们选择跳去FB或者优步。佩奇靠自身的魅力留住了一部分人,起码最近的一些迹象表明,通过跟一些年轻人交流,他开始意识到自身的公司对有企业家精神的年轻人来说正在失去招引力。正由于如此,他把“现金牛”谷歌的日常治理全权交给了Sundar Pichai。这位新CEO的就业内容不再是钻研如何防治癌症或者发送火箭这种新玩意,而是如何维持广告业务继续高速运转,如何在智能机器以及虚构现实等新兴领域持续创新,同时他也许还需求花费掉几年的时间来战胜重重治理困难来理顺清新公司的治理制度。至于从这些冗杂的业务中解脱出来的拉里佩奇,他能够愈加自在地放眼于寻觅新任千里马以及技术前瞻。当然,为Alphabet的诸多业务寻觅合适的CEO是他最急需实现的任务。
 
  梳理佩奇为数不多的公开发言,创业融资你会察觉他的言论焦点多是关于未来的乐观宣言,以及谷歌协助人类的迫切心愿。如果被问及当下的一些问题,例如说挪动使用对互联网构成了怎样的挑战,或者拦截工具对谷歌业务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时,他通常会避重就轻地说,“这个问题人们已经讨论了很长时间”。近来,他更多地谈起了自身的决心,称以赢利为目的的公司能够变成社会公益和变革的驱动力量。2014年在接受采访时,佩奇说,比起非营利性或者慈善组织,他更情愿把自身的钱留给像马斯克这样的企业家。
 
  第四季度财报中初次披露的核心业务之外的营收数据中,投资者愈加清楚的看见了拉里佩奇的雄心壮志。谷歌将一些非常疯狂而又不太也许实现的项目称为Moonshot,包含无人驾驶汽车、联网气球等。大多数Moonshot项目都还处于早期阶段,还没能产生营收。在2015年,谷歌在这些Moonshot项目上的亏损高达36亿美元。但这个数字跟谷歌的核心业务成本相比起来并不显得那么可怕。根据Alphabet的财报,2015年,谷歌核心业务包含服务器、房地产和人力资源在内的资本支出达到88.5亿美元。
 
  说了这么多,但拉里佩奇最令人称赞的一点是:不管就业多么忙,他都尽也许地让自身的生活正常进行,例如他要开车送孩子们上学,或者带家人一同到当地街头闲逛。在他最终一次登上谷歌I/O的舞台时,他还分享了自身父亲对自身的职业选择的影响,“他会开车带着我和家人,一路穿过全美国,只为了参加机器人技术大会。当我们到达时,他感觉让自身的小儿子参加这个大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所以他会拉下脸和别人争论大半天,目的惟有一个,那便是让一个年龄不足的孩子成功蹭进了大会,而那个孩子便是我。要晓得,我的父亲很少和人争论。”



【版权与免责声明】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91cyl.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创业网,否则均来源于网络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热点信息

相关推荐

信息推荐